欢迎访问 河池律师网!本站推荐河池资深律师:覃小欣。

联系电话:13977837866

河池律师涉嫌滥伐林木案例

  一、 案例基本信息采集

  案例类型:律师诉讼案例

  业务类型:刑事辩护

  检察院作出不起诉时间:2016年1月20日

  检察院名称: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代理律师姓名:覃小欣

  律师事务所名称:广西河城律师事务所

  审核:卢钟信

  检索主题词:事实不清  证据不足  不起诉决定

  案例正文采集

  刘宏保涉嫌滥伐林木案

  【案情简介】

  刘宏保,男,壮族,1981年8月15日生,小学文化,个体户,住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思恩镇西南村那羊屯3号,公民身份证号码:452724198108150053。

  2014年7月3日,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公安局以刘宏保涉嫌涉嫌滥伐林木为由对其刑事拘留,2014年7月6日,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公安局以刘宏保违反国家保护森林法规,虽持有采伐许可证,但违背采访证所规定的地点、数量、树种、方式而任意采伐,滥伐林木,数量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涉嫌滥伐林木罪为由,移送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认定:2013年9月份,刘宏保、罗保忠得知环江县明伦镇豪洞村洞让屯的蒙练习在洞让屯坡上的林木需要出售,便与蒙练习联系,双方经协商达成口头协议:刘宏保、罗保忠共同出资,以375000元的价格购买蒙练习这片林地的林木,采伐林木所需的相关手续由刘宏保、罗保忠办理。刘宏保、罗保忠经协商,双方获利平分。刘宏保、罗保忠以蒙练习的名义办理了林木采伐许可证。经环江县林业调查规划大队进行采伐设计,环江县林业县局核发了林木采伐许可证后,2013年11月15日,刘宏保、罗保忠就雇佣贵州籍民工8人进行采伐,该采伐点所采伐的林木完全是刘宏保、罗保忠授意采伐的。刘宏保、罗保忠为了多赚钱的目的,在明知采伐范围的情况下,仍然指使民工超出《采伐许可证》范围采伐多处天然杂木和杉木混交林,所采伐的天然杂原木大部分运到环江县希望木材加工厂,小部分留在原地,杉原木已外调到环江县锦林木业有限公司出售。经聘请环江县华山林场林业工程技术人员鉴定:滥伐地点位于环江县豪洞村2林班共六处,滥伐面积为21.2亩,采伐方式多为皆伐,滥伐树种为天然杂木和杉木,共1045株,滥伐林木活立木储积量为169.8立方米。

  【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认定刘宏保犯滥伐林木罪的证据未达到确实、充分的条件,刘宏保不构成滥伐林木罪。辩护理由如下:

  1.侦查机关认定刘宏保超范围采伐林木面积为21.2亩,但林木采伐许可证里记载的采伐面积,并非林业部门工作人员到实地进行测量的结果,而是林业部门工作人员进行估算得出的采伐面积,由于本案林地的特殊性,应当存在相当大的误差,林业部门工作人员莫运锋也估计蒙练习那片山林面积为60亩左右,所以本案采伐林木的依据应当是林木采伐许可证里记载的四至范围,只要不超出四至范围,采伐行为都是合法的;

  2.林业部门发放两张林木采伐许可证,其中,2013年11月14日编号为45122601131114030的林木采伐许可证的采伐四至为:东至自然冲沟、南至洞让屯杂灌、西至自然冲沟、北至本人林木;2013年12月20日编号为45122601131220001的林木采伐许可证的采伐四至为:东至自然冲沟、南至本人杉木、西至自然冲沟、北至洞让杂灌。从以上两张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四至可以看出,刘宏保实际采伐的林木并未超过林木采伐许可证许可的四至范围;

  3.林业部门在指界后进行的勾图设计,是其内部的程序,也未向刘宏保说明,刘宏保无从知悉。此外,勾图设计是一门专业知识,刘宏保作为普通人,对此根本不懂,唯一的采伐依据是林木采伐许可证里记载的四至范围;

  4.刘宏保在采伐林木时,林业部门工作人员到现场监督,伐前、伐中、伐后均有林业部门工作人员的监督和验收,对采伐范围、数量、树种、方式均未提出异议,即已认可刘宏保采伐林木符合林木采伐许可证的采伐范围、数量、树种及方式。

  5.如果是由于对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四至范围理解有差异,责任也在林业部门,刘宏保自身没有过错,责任不在刘宏保一方;

  6.滥伐林木罪,属于故意犯罪,要求行为人主观上具有故意才能构成本罪。本案刘宏保是根据林业部门发放的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四至范围采伐林木,主观上没有滥伐林木的故意。

  综上,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认定刘宏保犯滥伐林木罪的证据未达到确实、充分的条件。

  【判决结果】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后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仍认为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

  【裁判文书】

  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1月20日以“环检刑不诉[2016]1号”不起诉决定书对刘宏保不起诉。

  【案件评析】

  滥伐林木罪的主观方面只能出于故意。本案刘宏保没有滥伐林木的主观故意,林业部门工作人员经过到现场采界并勾图设计,发放采伐许可证,刘宏保是根据林业部门发放的林木采伐许可证的四至范围采伐林木,其行为不构成滥伐林木罪。

  【结语和建议】

  本案辩护人在侦查及起诉阶段,及时调查取证,向侦查机关及公诉机关提出书面辩护意见,阐明刘宏保不构成滥伐林木罪的理由,公诉机关最后采纳辩护人的意见,作出不起诉决定。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韦顺豪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案例